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新浪微博收藏本站

福州虎揪橄榄球 Fuzhou Rugby club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橄榄球 rugby

奥运催热中国橄榄球

2012-11-12 21:23| 发布者: fzrugby| 查看: 753| 评论: 0|原作者: 唐磊 |来自: 中国新闻周刊

摘要: 标题:奥运催热中国橄榄球 七人制橄榄球将成为下一届奥运会的比赛项目。中国各省市开始一轮橄榄球队建队热潮。这个在中国缺少土壤的项目能否尝试出一条专业和职业体育的新路,一切尚不可知 本刊记者/唐磊(发自昆山) ...
标题:奥运催热中国橄榄球

七人制橄榄球将成为下一届奥运会的比赛项目。中国各省市开始一轮橄榄球队建队热潮。这个在中国缺少土壤的项目能否尝试出一条专业和职业体育的新路,一切尚不可知

本刊记者/唐磊(发自昆山)

昆山市体育中心足球场的两个球门都换成了橄榄球球门,七人制橄榄球中国国家男女队都在此集训。女队赴广州增城参加邀请赛后,偌大的体育场内只剩男队的13名队员在训练。

王加成坚持参加全队的变速跑训练,他的左膝积水严重,已休养了一天。“悠着点,不然又得肿了。”七人制橄榄球男子国家队主教练张志强喊道,他希望王加成养好伤,队伍已经伤不起了。在正常情况下,队内要有18名队员,才能顺畅地进行对抗练习。11月1日,国家队启程赴新加坡参加七人制橄榄球世界杯外围赛,争夺明年莫斯科世界杯的门票,这是最后一届世界杯,到2016年,七人制橄榄球就将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。

“国家队还在起步阶段”

经过13次全场冲刺传球练习后,队员们围成圈。“大家相互挤一挤、撞一撞,有些集体观念。”主教练张志强以这个项目特有的方式调动大家的情绪。有些年轻队员都是从田径转项来的,或是接触橄榄球时间不长,这种看似游戏的练习有潜移默化的效果。

王加成没敢加入这十多分钟的碰撞训练,他怕伤势加重。28岁体重105公斤的王加成是这支队伍中身体最壮、年纪最大的,新加坡的比赛得仰仗他稳定军心。由于人员不够,平时他还得兼任国家队的助理教练。

和其他项目国家队热闹的集训不同,这支队伍训练时场边没有媒体、球迷。场边摆放着球衣、球鞋、一大桶开封的纯净水,如果不是一罐进口蛋白粉放在那,会让人错觉是某支社区球队今天包了场。

24岁的刘冠军刚成为队长,半年前,他还只是国家队的替补球员,但相比队中另外三四个打橄榄球不到一年时间的队员,刘冠军已算老资格。

“现在能代表国家队参加国际高水平比赛的就十几个人,这次北京队、山东队都有队员受伤,解放军队的队员因特殊原因无法办签证,共有7个主力队员都来不了。”主教练张志强无奈地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“现在我们说是国家队,有名无实,这些队员只能算二线队伍。人员齐整打外围赛没问题,但现在就半个队。争取打好吧。”

9月在马来西亚打亚洲系列赛第一站时,中国队就是由这批年轻队员出战,拿了第三名。第二站在上海,解放军的队员可以参赛,加上日本队未到,拿了第二。10月中旬第三站在印度,年轻队员“集体断电”7:31负于马来西亚。根据小分计算,中国队排名亚洲第四,第一次无缘明年在香港举行的世界系列赛第一站。

“你知道刘翔卧推、深蹲多少吗?”

“多少……”

放松时,主教练和队员们聊了起来。得知刘翔的力量训练指标后,队员们都表示服气。

橄榄球队是对抗最激烈的运动之一。“在亚洲前四中,中国(内地)年轻队员是最瘦的,肌肉的维度、厚度最小,比日本、韩国、香港都差。力量指标,连英国俱乐部中等水平都达不到。”主教练张志强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“我们的队员十八九岁开始摸球,没办法,时间都投入到技术训练。我在英国打球的时候,19-22岁的队员,一天八小时练力量,那个年龄正好是长力量的时候。”

因为自助餐厅临时被占用,晚餐改为盘菜供应。“多吃,多吃,你们还没我吃的多,不吃怎么长肉。”张志强不停地唠叨。为了让队员壮起来,张志强鼓励队员吃零食、吃夜宵,但一味地吃并不能解决问题,国家队一直未能配备专职的体能教练,力量训练全是靠主教练的经验和在国外的见闻。

“我现在吃喝拉撒全管,力量体能技术全管。国家队还在起步阶段,从专业管理和运作来讲,还是业余一些。”主教练张志强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“国外的橄榄球队教练组是十多个人。这是新的领域,现在针对性的科研也稍微少一些。希望备战奥运会的时候能配齐人员。”

很有潜质的队员韩晓龙半年拉伤4次,到现在也无法参加对抗太强的训练。晚上,他和很多队员一样,自己找冰敷,泡澡、用理疗仪,国家队唯一的队医跟着女队去广州增城比赛了,赛后才能随队赴新加坡,这名队医还是从北京队借调的。

“在大学最先搞了一段时间后,小球中心领导觉得应该抓”

主教练张志强长王加成10岁,张志强这批队员都退役了,王加成这批队员有些还在征战,两代球员间出现断档。

传统的橄榄球是十五人制,在欧洲、澳洲盛行,后为进入奥运会,修改了比赛规则,分支出七人制橄榄球。中国第一支橄榄球队于1990年在北京农业大学(现中国农业大学)成立,郑红军是首任主教练,并一直在任至今。

当时国内没有开展橄榄球的专业队,郑红军的第一批队员是从农大在校生中挑选的,从1992年夏开始特招高中生进入农大打橄榄球,定点招生的地方是淄博。1992年下半年,郑红军意外在山东省中学生运动会的成绩册上发现了张志强。亲自测试后,郑红军跟张志强说,考过280分,就可以来农大。最终,张志强以282分考取农大畜牧系,同期特招的11个人都在这个系,不能择系。高考结束后一星期,张志强就被调到农大训练。

农大橄榄球队最多的时候有四五十人同时训练,其中有一半的队员具备参加正式比赛的实力。学校里也着重推广这项运动,那时候的上过农大的学生没有不知道橄榄球的。

在农大带动下,两三年间,北京就有十几所高校开展橄榄球运动。一开始,台湾企业会出资赞助球队、联系比赛,来华旅游的外国球队也会来打交流比赛。但橄榄球项目一直和国家体育总局无关,只是和大学生体育协会有联系,大体协橄榄球分会就设在农大。

“在大学最先搞了一段时间后,小球中心领导觉得应该抓,国际组织也跟我们接触,希望和中国奥委会有个隶属关系,中国橄榄球协会就建立起来。”曾任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、中国橄榄球协会副主席崔志强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“以农大、上体、广州军体院三家为主代表国家参赛。”

1997-1998年,中国先后加入国际橄榄球联合会、亚洲橄榄球联合会。1997年,各高校橄榄球队开始和国家体育部门有了“联系”,11月,中国国家队第一次组队出国参赛。1998年开始,张志强同时兼任七人制和十五人制橄榄球国家队队长,直到2008年。

但2009年以前,中国橄榄球协会都未在民政部注册,国家队、队员都不属国家在编。“那十来年是成绩最好的时候。可我们一直都是黑户,比赛成绩不入册,运动员等级没法评。”一位已经退役的橄榄球国家队队员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“今年冠军赛,领导说打了那么多年,总要给你们一个承认,你们参加一个比赛,给你们(运动员)评级。我们弥补了一下,反正很别扭。”

由于一直没有系统的国内比赛,花费也相对较大,加之有学生从事橄榄球受伤的事件出现,一些学校开始收缩对橄榄球的投入。农大算是一直坚持组队的几所学校之一,校方开始为球队每年拨款20万元,后来增加到40万元,如今是60万元。

由于不是奥运会和全运会比赛项目,橄榄球国家队的经费主要靠国外赞助、项目援助,小球运动管理中心对橄榄球的拨款较之其他项目是很少的,每人一天20元的国家队训练补贴多年未变。

“其实不进入奥运会,项目不一定难发展,看管项目的人指导思想是什么。有些不是奥运全运项目,比如航模、定向越野都搞得很好。对项目发展规律的研究是最重要的。” 曾任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、中国橄榄球协会副主席崔志强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“当时我主张在大学和部队推广橄榄球,我觉得对青少年很有意义,勇猛顽强、团队精神合作意识。想了很多办法去推,但是不容易。”

“中心只有建议权,不能要求地方一定怎么样”

2009年10月七人制橄榄球确定成为2016年里约奥运会比赛项目。国内地方橄榄球队也开始井喷式建立。

几十年来,地方体育局的工作重心是全运会,奥运会的比赛项目都会设在全运会中,对于地方队来说,全运会战略就等同于奥运会战略。谁能在2013年全运会首次橄榄球比赛中取得好成绩,就能迅速吸引人才,确立省市队项目优势,甚至将橄榄球打造成自己的传统项目。

因2010年亚运会,小球中心明令亚运会前要保证国家队集训,各地方在亚运会后才能挖人。按照小球中心出台的政策,每个地方队最多只能有男女各5名国家队队员,这是出于让各队实力均衡的考虑。

有经验的队员、教练,不论水平高低,在亚运前后都被各地方队签完了。直到现在,几所橄榄球开展较好的高校队员仍是地方队争取的焦点,队员一入学就会被地方队协商注册在省市队,地方给学生球员的“注册费”可达10万元,并每月付工资,再给学校一笔培养费。国内最好的橄榄球运动员年薪有8万元左右,加上奖金有的队员最多能拿12万元。

根据今年8月结束的全国七人制橄榄球锦标赛统计,地方、部队共有男女各11支队伍参赛。而各省市的橄榄球梯队就更多了。2011年10月4日,安徽省首届青少年七人制橄榄球锦标赛就有该省11个市,男女21支球队参加。一些地方队还请了外教。

“进入奥运之后,我也认为橄榄球应该摸索一条特殊的发展路径出来。我比较反对动不动就成立一支省队,队员从体校上来,这还是过去那种方式。如果这样,人才的培养、退役运动员的管理等所有问题都会在橄榄球这个项目重演一遍。” 曾任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、中国橄榄球协会副主席崔志强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“我当时的想法是,地方建队可以跟大学共建,不要从早练到晚。建专业队的钱投到大学,体教共建、结合。橄榄球是非常动脑筋的一个项目,瞬间反应要求特别高,学习对打球一定是有帮助的。但是当时地方比较在意是怎么瓜分队员。到最后,还是走回老路,很遗憾。中心只有建议权,不能要求地方一定怎么样。可能地方已经习惯这种管理方式了,他们多少项目都是这么走过来的。以前的红利——以前那批大学培养的球员,就慢慢被吃光了。”

郑红军现在是国家队总教练,他把男队交给了弟子张志强,自己被安排带成绩突破可能性更大的女队,在北京队也是如此。郑红军、张志强等农大教练和队员都被借调到北京队。遵照农大培养橄榄球运动员的传统,北京队的农大学生队员被要求周一到周五在农大上课、训练,周六日回北京队训练。

“水平是会受到影响,训练肯定是专业队最好,但是不能不上学。没有教育,运动员的思维、分析能力都受影响,教练很费劲。” 七人制橄榄球男子国家队主教练张志强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打完世界杯外围赛后,郑红军和张志强将带领北京队去新西兰拉练一个月。处在南半球,且橄榄球运动发达的澳洲一直是国内地方队拉练的首选,但国家队目前反而还不具备这种条件。

 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福州虎揪橄榄球 Fuzhou Rugby club ( 闽ICP备11024475号 )  

GMT+8, 2017-7-27 00:43 , Processed in 0.388050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